快捷搜索:   s  +s  as  钓鱼岛  xxx  055  歼20  +rp3nt3r

中心城区喊“挤”新城区叫“缺”,共享单车有望10月前覆盖更多新城区

  长江日报融媒体5月31日讯(记者杨荣峰)近日,在长江网武汉城市留言板上,长江日报记者注意到,市民们讨论共享单车,提及两种截然不同的现象——

  中心城区,地铁站被共享单车围得里三层外三层,一些地方,共享单车被集中堆放成了“小山”,有些共享单车甚至被人用作路障、停车桩;新城区,一些地铁站口,市民们渴求骑着共享单车走完回家的“最后一公里”,盼而不得,超运营范围骑行、锁车还动辄被扣20元的调度费。

  洪山区菁华园东门外的一片单车存放点屡遭业主投诉 记者杨荣峰摄

  中心城区喊挤,新城区叫缺,共享单车为何出现“冰火两重天”现象?如何优化共享单车运维调度机制,均衡满足全市各地区的交通接驳需求?连日来,长江日报记者进行了深入探访。

  中心城区喊挤:围堵地铁站,甚至被当路障使用

  “二七小路站周围的共享单车多到堆起”“万松园附近的共享单车已经泛滥”“仁和路站外已经多到走路都难”......长江网武汉城市留言板上,不少市民留言反映,中心城区内不少区域,共享单车“太挤了”。

  园林路地铁站外停放着大量共享单车 记者杨荣峰摄

  5月24日,长江日报记者探访地铁4号线园林路地铁站看到,数百辆共享单车里三层外三层将地铁站出口包围,地铁3号线王家湾站、陶家岭站等地铁站旁,不少共享单车甚至被“挤”到了马路上,占据了半股机动车道。

  洪山区菁华园东门外的一个共享单车集中存放点频遭业主投诉。5月27日,记者在现场看到,存放区域长约150米,宽约20米,大量单车被一层层堆在一起,摞起一人多高。洪山区城管局介绍,这些单车,有的是损坏的,有的是车况良好但停放不规范未被单车公司及时调运走的。

  汉口芦沟桥路,两辆共享单车被人用作路障,杨荣峰摄。

  部分区域,有人甚至将共享单车当作路障。5月28日,记者在江岸区芦沟桥路看到,一处市政工地旁,一个维修完毕的方形井盖上,两辆共享单车被警戒线连在一起成了“路障”。

  新城区叫缺:地铁来了,却迟迟等不来“接驳工具”

  中心城区市民喊挤的同时,居住在新城区的市民们却在叫缺。

  市民倪先生家住黄陂区盘龙城天玺花园,在江岸区黄浦路上班,每天坐公交接驳乘地铁通勤,但公交站在小区一公里外,公交接驳途中还会经过堵点,一趟耗时至少半小时。

  黄陂区巨龙大道站外,停放着大量自行车和电动车,这些自行车和电动车多属接驳地铁市民 记者杨荣峰摄

  长江日报记者在盘龙城区域探访发现,地铁站外基本看不到共享单车身影。不少热门地铁站外,密密麻麻停满上了锁的电动车、自行车,还有不少“摩的”在等生意。

  “地铁都修过来了,共享单车也该跟过来吧?”家住新洲阳逻的刘女士向记者发问。她说,自己在江岸区岱家山附近上班,四年前在新洲阳逻买了房,地铁21号线正式运营后,共享单车接驳地铁的需求越来越强烈。地铁站离刘女士家3公里远,公交换乘耗时半小时,且非常拥挤。“如果骑单车,10分钟就能搞定。”

  长江日报记者了解到,若将共享单车骑出运营范围并锁车,单车用户将被收取调度费,哈罗单车和OFO的调度费为5元,摩拜单车调度费为20元,若24小时内,将运营范围外的任意一辆共享单车骑回运营范围,调度费将返还。

  受成本因素,新城区仅江夏、东西湖部分区域有共享单车

  长江日报记者获悉,目前,武汉街面上主要有摩拜、哈罗和OFO三种共享单车。

  目前,摩拜单车运营范围北至府河南岸,南至江夏纸坊,西至东西湖吴家山,东至光谷未来科技城。哈罗单车运营范围较小,汉阳二环线以外和多数新城区、开发区均不支持运营。OFO的运营范围囊括三环线以内区域、江夏藏龙岛片区和武汉开发区地铁3号线覆盖区域。

  图为摩拜单车运营范围截图

  图为OFO运营范围截图

  图为哈罗单车运营范围截图

  长江日报记者注意到,共享单车在新城区的覆盖区域,主要在江夏区文化大道至纸坊片区以及东西湖区的吴家山、金银湖片区,其他新城区几乎均未布局。

  长江日报记者从共享单车相关运营公司获悉,新城区共享单车布局少,主要受制于成本控制因素。

  新城区内,共享单车使用率相对较低,流动的潮汐现象比中心城区更明显,且流动范围较窄,导致调度成本高。待开发区域较多、车辆流失率较高,也导致维护成本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