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s  +s  as  钓鱼岛  xxx  055  歼20  +rp3nt3r

珠峰大拥堵:一路上都是待救的人、要死的人、已死的人

  资料图:珠峰拥堵排队。

  珠峰大拥堵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古欣

  发于2019.6.10总第902期《中国新闻周刊》

  白色的雪山,密密麻麻的登山者排成长龙,等待通过。尼马尔·普尔亚(Nirmal Purja)在距离顶峰不远的希拉里台阶拍下这张照片。照片发布后,人们惊呼原来珠峰也会“堵车”。

  与平地堵车不同,珠峰拥堵显然会带来更严重的后果。今年攀登季死亡人数为14人,另有3人失踪,这在珠峰攀登史上排名第四,仅次于1996年山难、2014年雪崩、2015年大地震。普通年份登珠峰死亡人数一般为5人左右,2018年为6人,2016年和2017年为5人。今年死亡的14人中,并没有中国公民。

  5月22日上午,登山者于水刚刚跟随国内一家叫做巅峰探游的公司完成自己第一次珠峰登顶,在珠峰上,她晕过去两次。她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从珠峰下来,一路上都是需要救援的人,要死的人,等死的人,已经死的人。”

  随着商业登山的兴起,珠峰被越来越多的人向往。围绕珠峰的,是人类挑战自我的野心、坚持的毅力,也有与毅力不匹配的欲望,更有因为欲望产生的种种生意。独立攀登者Rocker被巅峰探游雇佣,全程用拍照和视频记录团友的登顶历程。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如今的珠峰就是一个名利场。”

  资料图为一名登山者站在珠峰前。

  而这次的珠峰拥堵事件,也给反思近年来的商业攀登项目带来契机。

  拥堵、气旋、窗口期

  张宝龙是巅峰探游的向导,今年是他连续第三年登上珠峰。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前两次基本没怎么排队,而今年上山、下山都排了两小时。

  拥堵缘于窗口期缩短。每年的4月、5月是珠峰天气最好的时候,也是珠峰的最佳登山季。攀登珠峰的团队通常会在4月初集结,来到海拔5000米的珠峰大本营,适应、集训、并等待合适的天气窗口,向珠峰发起冲顶挑战。

  Rocker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珠峰顶上,常态风力是每小时四五十公里,甚至可能出现每小时80公里的情形。高山大风会引起体温骤降十几度,甚至引发生命危险,因此只有晴天且微风或无风的天气才适合登山。但在珠峰,即使是四五月,这样的天气也不是每天都有。

  张宝龙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从大本营出发到顶峰一般要走4天,从大本营到C2营地一天,C2到C3一天,C3到C4一天,C4到峰顶一天。登山队在决定出发时,必须要预计到四天之内的天气情况。这也使珠峰的攀登增加了很大的不确定。

  去年珠峰出现了长达12天的天气良好的窗口期,然而今年的攀登者没那么幸运。Rocker回忆自己在大本营时看天气预报,发现天气预报并不准确,每天天气剧烈变化。正值其他团队冲顶,然而受法尼气旋影响,这些队伍大多没能冲顶。

  来自孟加拉海湾的法尼(Fani)气旋被印度气象局定级为特强气旋风暴,多个受访者向《中国新闻周刊》确认,它是今年珠峰窗口期缩短的主要原因。登山者Rocker估计,法尼气旋过境持续了一周。气象条件导致珠峰的窗口期集中在5月12日到16日,18日到23日这两个短窗口,其中21日、22日、23日,是天气最为理想的日子。

  5月12日,珠峰天气开始转好,然而通往顶峰的路还没有修完。这一次共有60~70名中国登山者参与登珠峰,只有12人从中国境内的北坡出发,其余人都从南坡上山。登山队之一的川藏队领队泽勇决定将登山队分成两批,夏尔巴人 (原住民,因为给攀登珠穆朗玛峰的各国登山队当向导或背夫而闻名)一批先走,将物资运送到C4营地,中国向导和团员随后前往C2营地。两批人在C2营地汇合再一起往上走。同时泽勇又了解到,在14日当天,至少有一大半路程会修完,他跟团里夏尔巴人商量,如果到时候还有一小部分路段没修完,就组织夏尔巴人来修。

  巅峰探游创始人孙斌认为,这是个激进的选择,因为没人知道路况到底会如何。另一名不愿具名的探险公司老板表示,修路是尼泊尔官方组织的,无论中国人还是夏尔巴人都不具备修路的能力。即便14日路修完了,冲顶时间压在15、16日两天窗口期,也是比较冒险的。事实上,12日那天所有中国团队中,只有川藏队一支队伍选择出发。幸运的是,14日中午公路全部修好,川藏队就此于16日上午成功登顶。而大多数队伍放弃这个窗口期,将冲顶的时间押在了21日、22日、23日这三天。

  于是,就出现了尼马尔·普尔亚照片中前所未有的拥堵场景。

  氧气、希拉里台阶、尸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