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s  +s  as  钓鱼岛  xxx  055  歼20  +rp3nt3r

【我和忠诚有个约定】过五关,这一站——忠诚

  【环球网报道 记者 崔舒飞】在安徽省绩溪县层峦叠翠的深山中,驻扎着一支37年来日夜守卫着国家重要物资储备仓库的武警队伍。他们耐得了“绝世”寂寞、战得胜野兽蛇虫、捱得住冬寒夏暑、避得过滚石突袭、守得住神圣哨位……在这个海拔近千米,交通闭塞、人迹罕至,林木葱翠、鸟虫相鸣的皖南山区,严格的武装拉练已不再是最大挑战,“过五关”成为了每名战士的必修课程。这支队伍就是武警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

  第一关:“信息孤岛”

  一眼望不到头的上哨路

  所谓“信息孤岛”,简单来说,就是让中队战士甚至把手机绑到树上上找信号的地方。在原来固定电话还占据着主流市场的时候,官兵们还能用电话卡和家里联络,但随着固话线路的老化和移动通信的普及,中队驻地就成了现今为数不多的手机信号“盲区”。来到中队,每一名官兵都要经历一个从不适应到适应的过程,这一点孙睿晞的经历就比较具有代表性。

  原任中队指导员、现任宣城支队执勤二大队副大队长的孙睿晞,2011年从华东政法大学毕业后,从大都市一头扎进了深山。“初来乍到时,第一印象就是山路看不到头”,孙睿晞回想着自己在赶往“上坑”营区的路上,眼看着手机信号很快从满格变成了“无服务”,“一颗心总悬着,直到看见中队的红旗,心里才一下踏实了不少。”经班长介绍他才了解到,这里不仅没有手机信号,连报纸送过来都要等上3天,是一个 “新闻变旧闻”的“信息孤岛”。 “当时反差感特别强。”他说。“班长说有个地方有信号,可是别人都能在那里找到,我的手机就找不到。”孙睿晞一着急,就拉着班长跑了五公里,终于在一个景色很美的位置找到了微弱的信号,这才打通了家里的电话。后来,官兵们就管这里叫“望乡台”。

  那之后,孙睿晞通过不懈的努力,从排长成长为指导员……他每天带着战士训练、读书、喊山。这名“深山都市兵”,就这样耐住“绝世”寂寞,在大山里坚守了7年。在谈及如何调节精神孤独时,他的答案是:换个角度看问题。他说,“把自己往苦了想,除了感动自己,毫无用处,人还是要向前看。”7年间,孙睿晞所带的排和中队荣立集体三等功两次、集体二等功一次,他自己也曾五次荣立个人三等功、一次个人二等功,被评为总队“十佳基层主官”、总队“十佳四会政治教员”、武警部队“优秀四会政治教员”……可谓硕果累累。曾经身为繁华都市一部分的他,现在成了守卫繁华的一部分。

  第二关:蛇虫挑战

  

  哨楼脚下那一圈白色的痕迹,就是为了防蛇而撒下的石灰圈

  四班班长王昆鹏在回忆起自己8年当兵历程中“印象最深的事情”时说,“我到现在都记得自己刚开始上夜哨时,带哨老兵用自动步枪去砸蛇的情景。”虽然听上去也许会有“牛刀杀鸡”的夸张感,但这里的蛇远比字面看上去要硬核:金环蛇、竹叶青、乌鞘蛇、赤火链、“五步龙”……个个都是有名的毒蛇。战士们介绍说,来到中队第一课,别的先不讲,首先要认蛇。“五月六月蛇拦路,七月八月蛇上树”。这里的蛇有多多呢?王昆鹏说,一晚上就能遇到3条,甚至有时炊事员早晨起来开冰箱,都能开出一条蛇来。

  战士手里拿的金属棍,就是用来对付蛇虫野兽的应急棍

  为了对付“无处不在”的毒蛇,战士们跟当地百姓学了一招——带棍上哨。据说,走路的时候用应急棍在地面拖着,发出的震动就能对蛇起到威慑作用。而且只要是上夜哨,战士们一定带上警犬开路。孙睿晞介绍,有次上夜哨,两条警犬突然停下,不叫也不走。他和另外的战士用手电筒一照,才发现前面是两条大约五斤重的五步蛇。此外,每到春夏之际,中队还会购置石灰粉或雄黄粉,定期撒在哨楼周围,用来驱赶蛇虫。

  不过,即便防范做得再周到,人生也还是会有意外,四级警士长王红强就跟毒蛇有过一次“亲密接触”。那是2009年的一个夏夜,王红强和其他战士在营区睡觉。突然,他被一阵疼痛惊醒。起初王红强没放在心上,以为就是蜈蚣咬了一下,早就习以为常;反倒是旁边的战友,看到他伤口流血后坚持要查看谁是“作案凶手”,王红强掀开枕头,这才发现下面赫然藏了一条竹叶青。由于交通不便,当王红强被送到黄山市医院进行抢救时,他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好在中队对这种情况早有准备,事发当时,战士们就冷静地按照应急演练对伤口进行了及时处置,有效争取了抢救时间,王红强得以保住了性命。

  第三关:雨雪试炼

  位于半山腰的老营房,因泥石流而废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