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s  as  钓鱼岛  xxx  歼20  055   s  +rp3nt3r

在香格里拉当兵是啥滋味

  在香格里拉当兵是啥滋味

在香格里拉当兵是啥滋味

  官兵走在雪山巡线路上。睢心阳摄

在香格里拉当兵是啥滋味

  5月,遥远的云南迪庆高原,冰雪悄然消融。香格里拉迎来一年里最好的时节,大批游客蜂拥而至。

  游客把去一次香格里拉作为人生愿望。然而,长年累月在这里当兵,该有着什么样的滋味?

  走进驻守在这里的四营五连,你会听到这群负责维护由滇入藏“信息高速公路”的官兵说,除了美丽,香格里拉还有“狰狞”的一面。

  寒风,才是记忆坐标的原点——新兵们忘不了,头一次来这里,晚上睡觉盖两床棉被还被冻得瑟瑟发抖;老兵们记得,有一次他们不得不拆床板挡住窗户,因为玻璃根本扛不住那么强烈的风。

  这里没有路标,却有方向。高海拔、高寒、缺氧构成了他们的生存空间,艰苦孤独伴随着他们的每一天,但青春依然在跋涉中循着使命赋予的方向,坚定远足。

  詹姆斯·希尔顿在《消失的地平线》中写道:“太阳最早照耀的地方,是东方的建塘,人间最殊胜的地方,是奶子河畔的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的奶子河畔,不是五连官兵的故土。但是,这群年轻的巡线兵毫不掩饰自己对这片土地炽热的爱。

  走双脚蹚出来的路——

  这条路上,只有他们留下脚印

  每名巡线兵,都领略过香格里拉极致的美丽,也领教过它极端的残酷。

  大风、寒冷、高海拔缺氧是香格里拉的常态。巡线时,有时一脚下去,雪就埋到了人胸口;有时一不留神,人就滑下陡坡一大截;有时,刚踏进河流,人就被激流冲出去好远;有时,还未出深林,腿上就爬满了蚂蟥……

  维护通信线路的官兵长年行走在雪山之巅、峡谷之底、江水之上。他们一日走过春夏秋冬,一天跨越千米海拔,走过一个又一个山路十八弯,穿过一个又一个滚石飞落处……

  巡线之路全程数百公里,海拔低的地方有1000多米,海拔高的地方可达4000多米。在这条路上,只有他们的脚印,一串串循着电线杆线路的孤独脚印。

  风一起,雪一下,这脚印又被深深埋住了,好像什么也未曾留下。

  “那路,都是别人不走的路,都是我们用双脚蹚出来的。”连队最老的兵、一级军士长黎晓军说。

  在一座以“向阳”命名的桥梁附近,有段10多公里长的奇特线路。在坡度超过60°的陡坡上,满是碎石块。脚踩上去松松垮垮,手也无处着力。每挪一步,碎石就会“哗啦哗啦”往下掉。黎晓军每次巡那段线路时,心里依然会发怵。

  有路的地方,难走;没路的地方,惊心。

  那一年,连队负责某河段线路改造。那里地形复杂,高处是皑皑雪山,低处是滚滚金沙江。连队要将光缆由山脚的平坦处改迁至半山腰的陡坡上。

  “我们高原通信兵,什么山没见过?什么坡没爬过?没有路,我们来开路!”连长翁春芳带着大家上了山。

  官兵小心翼翼地用探路棍试探着山坡上的碎石,寻找可以落脚的地方。脚边,碎裂的风化岩一块接一块滚下悬崖,砸进汹涌的江水中。每向前挪一步,官兵手心都捏出一把汗。

  几经努力,一条最窄处距悬崖边不足20厘米的“路”,就这样被走了出来。脚印渐渐踩实,悬崖上留下了独属于巡线兵的印记。

  中士耖宇航,永远忘不了自己第一次执行机线检修任务回来后,连长翁春芳为他端上的那碗鸡汤米线。

  那天,他背着一桶油漆,沿着陡峭的山路向上攀爬。从小就严重恐高的他,根本不敢向后看。油漆桶渐渐变得像山一样重,他只能放慢速度,手脚并用。突然,气喘吁吁的他一脚没踩稳,差点滚下山坡。

  下了雪山,太阳早已落山,战友们都在溪边等他。别人2个多小时就能巡完的线,他花了5个多小时。又渴又饿的耖宇航捧起一口溪水噙入嘴里,那透凉的雪融水像电一样差点把他击晕。

  “以后一定要赶上来!”连长说着,递给他一碗滚烫的鸡汤米线,战友们也都围了上来。

  雪山脚下,用纯净山泉熬煮的鸡汤,香气四溢,和着炊烟,浸润夜色。耖宇航几乎是含着泪,吃完了那碗米线。

  几年前,在西安高陵区政府上班的耖宇航,从未想过自己会当兵来到香格里拉。那时,听到征兵宣传车的大喇叭在办公楼下喊了2天后,他瞒着女友和家人报了名。

  山,爬了一座又一座;时间,过了一年又一年。在香格里拉的巡线路上,耖宇航和战友们留下了一串串脚印。现在,他熟悉这里的每一条河流、每一座山峰。他知道谁家又种了棵香樟树,哪户的孩子刚考上大学。他甚至学会了唱藏族歌曲《玛尼石》。

  “雪山是你的心,草原是你的爱,蓝天是你宽广的胸怀,太阳是你的情……”豪迈的歌声伴着寒风飘荡在巡线路上。

  曾经,他一度嚷嚷着要退伍,最后却主动选择了留队。后来,耖宇航说,他再也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米线。

  爬过人生中最高的山——

  这条路上,他们登顶青春之峰

  470座!

  这是迪庆地区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山数量。青藏高原东南的横断山脉,造就了迪庆这一大片世所罕见的雄奇景观。

  梅里雪山、哈巴雪山、玉龙雪山、白马雪山……站在石卡雪山远眺,横断山脉与三江并流之间,是一个庞大的雪山世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